玄武在线,玄武新闻网,玄武信息网,玄武信息港,玄武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武历史 >

江国枢西林知青纪事之二:试图轻生

时间:2018-03-18 01: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1.com
戏水南盘江,前面泡在水中的是作者前排右起第三人为作者与插友们38年后再重逢题外话本来我并不想写回忆插队生活的东西。一是自己2002年提前退休后几乎没动过笔,

与插友们38年后再重逢

与插友们38年后再重逢

题外话

本来我并不想写回忆插队生活的东西。一是自己2002年提前退休后几乎没动过笔,目前真的连标点符号都用不好;二是写这些东西很伤感。南宁市政协2004年出版《知青文集》(当时书名为《沧桑岁月》)我仅提供照片。

我们应该理性地对待上山下乡问题。既不能办什么节来“盛大庆祝”(因为绝大多数的插友经受了太多的磨难);回忆主要是真实反映出插队时大家的真实境况和真实思想状况,也不能把回忆搞成“诉苦运动”,要体谅到党和政府当时确是不得已而为之。既然我们稚嫩的肩膀扛住了磨难,那么就让我们已经成熟了的脑袋把它消化了吧!我们所付出的一切作为自己对社会的一点点贡献!

我参与组织过多次的知青聚会,我一贯的观点是:聚会的宗旨应为“回忆过去珍惜现在”就算现在下了岗,生活也会比插队时好!

回忆过去,珍惜现在!我希望所有的插友,在阅读大家的回忆文章时,能让苦难在记忆中止步!让泪水化为甘露滋润我们的生活!保重身体、珍惜现在,过好每一天!

今天与大家见面的拙文《试图轻生》本应是《西林知青纪事》之第二部分,但在写这部分的时候,提笔几次写不了几段都觉得情绪激动、心慌心跳(老家伙患有冠心病)。不得不停笔。终于,靠服药完成了这篇短文。我发誓:再也不写这种伤感的题材了。

《西林知青纪事》之《试图轻生》

进行过长跑的人都知道:运动的过程中人的体力会出现一个极限点。在极限点出现的时候人会感到非常难受,顶住了你会越跑越轻松,顶不住你就只能选择退出。1971年初,我的插队生涯出现了极限点。在极限点的考验面前我差点过不了关,因为我试图轻生!

说起我试图轻生,是有历史根源的,并非是去插队后才产生的。

1964年,我父亲在单位的“四清”运动中被划为“资产阶级分子”(又划又戴),从此我们一家走上逆运。在“四清”、文革中我都遭遇沉重打击,痛不欲生。

1969年3月,学校公布了上广西西林县插队的名单,总共56人。名单公布之日,我望着名单久久出不了声:1800多同学筛出这56人,绝大部分是出身不好或家中有问题的。只有两人出身较好。一个是因为恋人被安排上西林跟上来的;另一人我们怀疑是市里为掺沙子派上来的(这位插友不到一年南宁第一次来招工就点名招回去了)。上山下乡这一当时十分神圣的工作,被作为政治惩罚的手段。

去西林县插队不是一般的苦!劳动苦!生活苦!特别是思亲苦!只有西林的插友才能体会得到!但这些苦在我眼里都不算什么!千辛万苦我都可顶得住!面对这些苦,我们当时咬咬牙背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胜利就会到手!唯独顶不住的是政治上的苦呀!我在插队几个月后被贫下中农鉴定为“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我失去了初来时的热情,看不到前进的方向。而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个别插友竟然下井投石向我刺来利刃:他们学习毛主席《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的方法,进行《西林县马蚌公社知青各阶级的分析》将全公社知青分为敌人、不可救药的人、可团结争取的对象、依靠力量四个部分。我被列入不可救药之列。获得消息,我心如刀绞!(在这里,我要对这几位插友说一声:因为是写文史资料,我只能如实反映出我当时的想法。另外,四十年过去,我们都已成熟,我对你们早已不记恨,极左思潮泛滥的政治大气候下,不可避免会产生这些事。况且当时,我表现得确实不够革命)。这使我在思考,我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必要!我极度沮丧,做什么事都不在状态。只有一种力量还在支撑着我-那就是爱情,尽管那只是我单相思的爱情。

1968年底,在学校饭堂洗手池边,一个低年级女同学呼我名字向我打招呼,我却不认识她。待她走后,我在惊叹造物主的伟大之余墨黑一片的心境产生了一个亮点:世界并非一无是处,世界还有许多象这女同学一样美好的地方值得我们去留恋。同年十二月底,老三届的同学大部分都去郊区插队了,我被留下搞所谓“斗批改”。初66级的同学尚未能毕业,学校组成了初66级的新宣传组,由我“传帮带”。我惊诧地发现她竟是新宣传组的副组长。她告诉我,1967年在学校组织去工厂劳动时她迟到了,是我骑自行车追停了汽车,并帮她提行李赶上汽车所以认得我。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我教她们写文章、出墙报、写标语……直到我们离开南宁。我们结下了友谊。在我到西林插队后,一直保持通信联系。

到了西林,慢慢地,我发觉自己越来越盼望接到她的信。当时,通上一封信,要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只要算算该收到信了而迟迟未见,就连吃饭都没有心思。我知道,我被丘比特的利箭射中了。但我只能把这爱深深地埋在心里,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爱她。我的条件太差了:出身不好,又在西林这深山沟。即使她愿意,我怎么忍心与她谈恋爱?怎么忍心让她来跟我在西林受苦?我们在这两年的通信中她只谈学习或工作碰到的问题及南宁的一些有趣的事,我的信也是只字不提情感方面的东西。尽管她的来信仅是同学之间的普通信件,但它却是支撑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我们之间的通信给了我快乐、给了我动力却给了她巨大的压力和困扰。她的学校里传出了我们的绯闻,我的去信常常先由别人“审阅”过后才到她手。终于,她让别的同学转告:以后不再与我通信了。我控制不住,给她写了一封信明确表达了我对她的爱及我自己处理这爱的想法。她给我回信明确拒绝了我的爱,说要用事实打他们(传绯闻者)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个耳光打在他们的脸上痛在我的心里!我的精神支柱崩溃了!这世界已无我留恋的地方。这时有消息传来,我们公社一位插友在来宾县插队的妹妹,因承受不住插队生活上政治上的巨大压力卧轨自杀。我决定向她学习,结束生命,告别这个世界!唯一令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家人:我父亲还关在“牛棚”、我众多的兄弟姐妹还在插队的泥潭里挣扎。我的死不能影响他们!我不能像插友妹妹那样,留下个“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恶名。我在等待着机会。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